德州扑克俱乐部推荐,德扑圈俱乐部推荐-德扑大联盟

该全下时别做小的加注,看看几手打错的牌


没人喜欢在打锦标赛时变成短码,但这种情况常常发生,所以学会打好短码对于在锦标赛取得成功至关重要。好消息是,虽然短码的时候,你获得第一名的机会不大,但是依然有大把打法是可以让你赚到钱的。

大多数锦标赛玩家都知道,全下这一招是非常凶猛的。这能保证你100%实现手牌的胜率(也就是说,你不用担心会在前面的街被其他人的下注吓到弃牌),而且你的下注能迫使其他对底池感兴趣的人,在没有任何弃牌胜率的情况下往底池投很多钱,这听上去就不像是啥好事。

现代社会有很多软件能告诉你,根据你所在的位置和筹码量,用哪些手牌全下是有利可图的,但它无法保证全下就是最赚钱的打法。特别是在筹码还有15到20个大盲注时,有时最好用一些原本会全下的最强的牌(希望能引诱对手反加)和最弱的牌(当对手反加时,你还有弃牌的机会)来做小的加注。

但是,我在WSOP遇到几次情况,我认为应该采取不同的打法。有时候,你最好直接全下,而不是做一个本质上套池的大的加注,给大盲位提供合理的跟注赔率。比方说,你的筹码是17个大盲注,然后开池加注到5个大盲注。有哪些牌能在做出这样的加注后,还能对反加弃牌呢?也就是说,从本质上来看,你在翻牌前已经套入了全部的筹码,跟全下没两样。

这种打法的缺点是,你给大盲位提供了跟注的选择,让他有机会,用一些原本会对全下弃牌的手牌跟注看翻牌。我最近在参加WSOP的比赛时,有幸得到机会狠狠惩罚了采取这种战术的对手。

第一手牌

第一手牌例来源于$500买入的巨像赛。盲注是300/600/75。HJ位是一位年轻的欧洲牌手,他筹码有8000,开池加注到2000。我在大盲位拿到JTo。如果对方全下8000的话,我是绝对不会用这手牌跟注的。

他的加注到底是何用意,我没啥强烈的感觉。优秀的玩家通常不会这么打;他们如果想投钱到底池,常见做法是,溜入底池、做小的加注(引诱对手全下或留下对手会对全下弃牌的范围)或是全下。当我们在做直播的时候讨论这手牌时,同行Carlos Welch猜测这位玩家“要么是在诈唬,要么在试图勾引好牌行动”。我认为,基于某些原因,他还有可能会用全下范围里全部的牌,做这个数目的加注 - 可能是认为我会误判情况打错牌。

JT这手牌在翻牌的前景很不错。也就是说,一看到翻牌,我基本就知道自己的胜率够不够继续玩下去了。翻牌如果有J或10当然就是好牌,除非还有A。我在翻牌还有机会拿到高胜率的听牌,不过同样重要的是,如果翻牌没中,我可以随时弃牌,不用担心自己舍弃了很多胜率。

当然,对手也能看到翻牌,不过考虑到他范围内手牌的组成,翻牌的信息对他来说并没有多少用处。根据他能得到的赔率,很少有翻牌能让他弃掉口袋对或两张大高牌。

我选择接受对手出的价钱,打算到翻牌再决定要不要打光筹码。

翻牌是J-T-6,彩虹面,所以不用说,这手牌我玩定了。问题是,该怎么玩。

如果我确信,当我过牌时,对手一定会下注,那我肯定选择过牌。但是,过牌就跟对手最开始的加注一样,有可能为我带来不良的后果。而且如果他想看免费牌的话,不就刚好可以如愿了。虽然我认为他在任何翻牌都很难弃掉对子或A高牌,但转牌还是有可能来一些很差的牌,导致他弃牌脱逃,给自己留下一些筹码。

我不想给他这种机会,于是在翻牌全下了比底池多一点的筹码量。除了我手里这手牌之外,如果这个时候我手里是听牌,比如KQ或98,我同样会这么打。对手有可能猜测我只会用听牌这样打,因为很多人在翻牌中两对以后很可能不会直接全下。

他很不高兴地用A8跟注,我的手牌赢到了最后,把他淘汰。

第二手牌

第二手牌来自$2,500买入无限注德州扑克锦标赛的泡沫圈。我是大筹码 - 其实我的筹码排在锦标赛前几名 - 相比之下对手的筹码很短。这也是为什么他应该在翻牌前,用任意一手想打的牌全下的一个原因。

还差几个人就能进钱圈,他的筹码很少,本应该不遗余力地避开被淘汰的风险。也就是说,他基本上就是弃牌的节奏了,但是假如他在泡沫圈不慎还是打了一手牌,要做的应该是尽可能不要加注全下。哪怕拿到KK这么强的牌,他也最好是赢点盲注和底注就算了,不要去跟反击的手牌摊牌,因为对手这个范围里会有很多A。

盲注是800/1600/200,对手的筹码是16K(10个大盲注)。不知道为什么,他没有全下,而是加注到5000。虽然我猜到他的牌会很强,但考虑到泡沫圈的动荡,我认为自己还是有机会在翻牌后诈唬他的(即使他翻牌前绝不可能弃牌)。所以,我接受了他给出的价钱,用109跟注看翻牌。

翻牌是AQJ。虽然我拿到两头顺子听牌+后门同花听牌,但还是觉得我在翻牌应该过牌-弃牌。翻牌全是高牌,对手的范围太好中牌了,跟他全下的话,我的手牌很难得到33%的胜率。而且,就算我全下,也得不到多少弃牌胜率。所以,我过牌。

出乎意料的是,对手只是下注5000,这真是愉快的意外。如果我猜测他会在转牌全下的话,我的听牌依然得不到合适的跟注赔率,但我认为他未必会这么做。我猜测他的牌其实是低对子或其他牌,很可能会在转牌随后过牌,然后对河牌的全下弃牌。基于这个原因,再加上我中听牌的潜在赔率,我跟注了。

转牌是非同花的6,我过牌,做好了对手下注就弃牌的打算,不过我很期待他能随后过牌。他真的过牌了。

河牌是3,所以我依然只有10高牌。但是,我想不出他能用任何牌在转牌随后过牌,然后在河牌跟注全下。当然,我只需要冒险下注6K,就有机会赢到这个数目4倍的底池,所以就算他弃牌的机会不大,我的全下也是赚钱的。所以我全下,他思考了很长时间,最终弃牌并亮出TT。

TT这手牌刚好印证了,有的时候直接全下会比小的加注更好。他的手牌比我好太多了,虽然看到这么恶心的翻牌是运气不好,但他原本就不该给我用活牌跟注的机会,这些牌在翻牌后是很好打的。如果翻牌是J或Q高牌的话,他真打算弃牌?从本质上来看,做全下时有可能会让他输掉筹码的情况,做小的加注时同样有可能发生,而且小的加注还会创造新的难题,让他要么输掉全部筹码,要么像这手牌一样,输掉一个大池。

好在他后面通过我筹码翻倍了(这次他用3个大盲注全下了,然后笑着说,‘这次你诈唬我不会弃牌了’),然后还是挤进了钱圈。不管他有没有吸取教训,以后该全下时不要做小的加注,我希望你们能从他的错误中有所收获。

推荐

统计代码