德州扑克俱乐部推荐,德扑圈俱乐部推荐-德扑大联盟

2019年扑克圈或出现长尾效应


据说汪峰章子怡缘起德州扑克,作为中国名流圈新宠,德州扑克近5年的发展相当火红,无论是国际豪客赛中Pro级玩家的斗智形象深植人心,还是多金客群与诸如李思晓、赖佩佩、王爱可、朱亚希等德扑女神的推波助澜,德扑已然成为一种主流的休闲活动。但随着违规设立的现金赌博局遍地开花,政府这两年来打压的力道也大上许多。尽管如此,德扑依然是普及率相当高的棋牌游戏。2019年德扑产业的「钱景」何在?关注扑克圈的专家和媒体提出了3大预测(文章转载自游戏Bar)。



 

2019年扑克圈发展3大预测
 

1. 短牌德扑追赶反超
短牌德扑又叫6+大牌德州扑克(简称6+),是一种起源于澳门高额桌的扑克新玩法。和传统德扑最大的不同,是短牌抽掉52张标准扑克牌中的2至5,只玩剩余的36张牌。因为小牌的缺席,短牌德扑出现大牌型的概率更大,成牌率变得很高,而且玩家翻牌之前,手牌间的优势差距更小,整个游戏过程比传统德扑更为血腥刺激。



世界首场短牌德扑比赛是由传奇扑克(Triton Poker)所举办,著名的扑克职业选手菲尔艾维(Phil Ivey)也曾在去年拿过短牌赛事冠军。目前短牌比赛在直播平台的流量与传统德扑赛事不相上下。像EPT、WPT和扑克派对百万赛这类大赛,也都开始举办短牌赛事,虽说都是边赛,但短牌德扑在全球各大线下赛事流行开来也是迟早的事。有德扑专家预测,今年的WSOP很可能就会为短牌举办金手链赛事!



除了线下短牌赛事外,线上扑克室也开始举办这类型的比赛,目前全球几大扑克运营商公布的2019年部分赛程中,都可见短牌赛事的规划。



 

2. 一条命赛制重回主流
一条命赛制会重新翻红,主要是因为扑克圈对重报名赛制是否公平提出了质疑。早在2017年,就有玩家在推特提出「一场可以重报名的比赛,它究竟是会因为奖池的增加而对比赛有利?还是会对那些资金没那么雄厚的娱乐型玩家而言显得不那么公平?」的疑问。



许多玩家认为,相对于重报名赛制偏袒有钱的玩家,一条命赛制显然更为公平。因为在这种赛制之下,每一位玩家都只有一次挑战冠军的机会,但在允许重报名的赛制中,财力雄厚的玩家却能够在同一场赛事里砸钱换取多次冲冠的机会,这种用钱续命的赛制根本不是比技巧,而是比谁的老爸有钱。



去年10月,扑克派对线下赛事总理事Rob Yong便公布,扑克派对在2019年举办的所有百万赛主赛,都将取消重报名赛制,并改回原来的一条命赛制。而在此之前,许多线上和线下的主赛也都已经变回了一条命赛制。



3. 扑克圈出现长尾效应
2004年《连线》杂志主编克里斯安德森(Chris Anderson)发表了一篇文章,并用长尾效应(The Long Tail)这个词来描述亚马逊和Netflix等网站的商业经营模式。



在这种模式中,处于尾部(蓝色)的是那些长期不受重视但种类繁多的产品,由于这些产品的总量巨大,它们累积起来的总收益甚至超过了头部(红色)热门产品所创造的价值。



与长尾效应相反的是帕累托法则(Pareto Principle),帕累托一直以来都被企业界视为铁律,认为80%的业绩来自20%的产品,所以过去商业经营看重的是销售曲线左端的少数畅销商品。曲线右端的多数冷门商品,则被帕累托法则定义为不具销售力且无法获利的区块。



但长尾效应却认为,在互联网崛后,帕累托这条铁律已被打破。只要存储和流通的渠道足够大,需求不旺或销量不佳的产品共同占据的市场份额,就可以和那些数量不多的热卖产品抗衡。那么,长尾效应和扑克圈又有什么关系呢?



在扑克这个产业,线上扑克绝大部分的流量被处在头部的老牌扑克室,例如扑克之星和扑克派对等企业占据,但德扑普及后,也有不少本土扑克室开始崛起,虽然这些扑克室处在尾部,但它们的影响力却不可小觑。而长尾效应不只体现在线上扑克的发展上,线下赛事也出现同样的趋势。



线下赛事的长尾相当于WSOPC这类的小型赛事,WSOPC赛事原本只在美国一些二级城市巡回,但经过这十多年的发展,WSOPC的赛事已经办到了南美洲、欧洲、非洲和亚洲等地区,参赛人数高达几百万人次,虽说小型赛事所颁发的奖金比不上大型比赛,但这些小比赛所形成的规模却是极具潜力的,从2018年世界各地小型赛事场次和举办的频繁度来看,小比赛的长尾效应或许会在2019年爆发。



综观2019年扑克圈发展的3大趋势,无论是短牌玩法、一条命赛制或是小型赛事的增长,对一般非财力雄厚的玩家来说都是好事。现在国内玩家的整体水平已经大幅提高,很多职业选手也都是学生或一般上班族玩着玩着便成了主业的,或许你就是下一个菲尔艾维。不可能?有钱人的理解是:不,可能!赶紧找个性价比高的德扑平台练练吧。

推荐

统计代码